甘肃“80后”女干部扶残助学10年呵护渴望阳光孩子

中新网兰州12月24日电 (记者 徐雪)在甘肃陇南市成县,“80后”李玲在10年间,走遍了该县所有乡镇,走访了绝大多数残疾儿童家庭,只为了掌握残疾儿童上学现状。

成县地处西秦岭余脉,山大沟深,尽管交通有所改善,但受地理条件的制约,许多山路仍然陡峭、艰险,让第一次踏足此地的人,望而生畏。

李玲说,他们只是千千万万残疾人朋友中的一员,他们更需要我们走到更偏远的地方去,走到更需要的地方去,只有走进他们的心里,才能称得上是一名合格的残疾人工作者。

“这些贫困残疾人不仅需要物质上的帮助,更需要精神上的鼓励。”李玲说,她曾在农村见过一位瘫痪在床在老人,在交谈过程中,得知老人受到政府救助,不愁吃穿,但就是没人说话。

Vlog是现在正流行的社交形式,即“Video+Blog”,视频博客。互联网分析机构艾媒咨询的报告显示,2019年,中国Vlog用户规模达2.49亿人,与你擦肩而过的每6个人中,就有1人观看Vlog。

“新闻媒体的Vlog,是新技术形式与传统新闻报道的创新融合,这种人格化的表达更能引发年轻群体对于新闻的情感共鸣,增强用户黏性。”谭可可说。

“Vlog于我而言就是记录生活的一种手段,效果与文字是共通的。”Vlog创作者沈珉妮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。

“国内的Vlog热潮到今天已经淘汰了很多Vlogger,现在正往一个高质量的方向走去。”沈珉妮说,很多受到喜爱的Vlog作品都是经过制作团队的精心设计、拍摄和剪辑。

李玲近日接受采访时说,看到当年受助少年成为特教老师、乡镇干部、残联同事,听到当年彻夜开导过的孩子研究生毕业找到工作,自己就特别有“成就感”。

叶 子 付悦欣 靳 宇

谭可可认为,Vlog的传播效果已经证明,未来,不光会有更多年轻人被吸引到Vlog领域,其他年龄层的人也会越来越多地加入,成为Vlog的创作者、受众群体。不过,随着更多人涌入市场,行业标准将水涨船高。受众将不再满足于流水账一样的Vlog作品,而会对内容、拍摄、剪辑提出更高的要求。

可以说,Vlog成为年轻人关注新闻的“黏合剂”,也打开了观众走进新闻背后的“任意门”。

据悉,从2014年创立至今,ofo的办公地点变更了多次,几乎一年一次。以往工作地点的变更,ofo官方会发布声明, 而这次搬离互联网金融中心之后的去向,却没有公布。记者多次拨打ofo官网的客服电话,均显示正忙。

铁路部门提示,目前旅客购买2020年1月15日车票热门方向为:北京地区至哈尔滨、沈阳、郑州、成都;上海地区至郑州、成都、重庆、贵阳;广州地区至南宁、重庆、贵阳。部分热门方向仍有少量余票,其他方向余票充足,旅客朋友可及时购买。

看着孙子双手灵活熟练地把饺子皮一捏,两个大拇指轻轻一挤,一个饱满的元宝饺子就成了,老爷子准备拍个小视频,给老伙伴们显摆显摆。

“原来只保障吃穿还远远不够,压倒他们的不只是物质条件的匮乏,更是他们想做不能做、想说无处说的空洞的精神世界。”李玲感慨道。

短视频公司小马加鞭的负责人马威认为,以前很多人不做视频日志,多半是因为拍摄硬件软件不给力,视频上传速度慢,观看视频费流量等,这些客观因素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人们创作Vlog的热情,而技术的发展正在破除这些障碍。

在“康辉的Vlog”里,观众跟着康辉边走边看,有大国外交最前线的现场细节,有新闻工作者幕后的故事,也有康辉的自拍陈述与观众互动,每集大约三四分钟,看得网友们大呼过瘾,许多人留言评论:“啥时候出下一集?”

参考抖音、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上的素人网红不难发现,除了制作精良的作品,很多人更喜欢接地气的内容,喜欢平常生活中的小乐趣,喜欢共通的情感。所以,行业标准的提升也许并不会限制普通人成为Vlogger。正如一位Vlogger所说:“故事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有人不理解Vlog有什么好看的,更不理解Vlog观众为啥看陌生人的生活也能捧腹大笑或涕泪俱下。沈珉妮认为,Vlog让观众见识到不同人的生活,感受到作者对生活、对创作的热情。方方觉得,看着博主们认真生活的样子,她变得积极向上了。小袁表示,自己在拍摄Vlog后更加享受生活了。

其实,这已不是传统新闻媒体第一次试水Vlog的传播方式。早在今年全国两会时,人民日报等媒体就推出了记者的个人上会视频,从会前准备到排队安检,从记者会提问到事后写稿总结……一个个真实的小细节,让观众了解到新闻的多个角度,并且能参与互动。人们发现,时政报道也变得“可爱”了。

小袁在高三毕业后就开始拍摄Vlog,只要她想,举起手机,自己的喜怒哀乐都能成为镜头下记录与分享的内容。她的Vlog以第一人称的视角拍摄,有鲜明的个人风格。

为了鼓励残疾学生求学上进,李玲在学校门口送过申请表,在QQ和微信里和他们谈心。当感到有些孩子透过屏幕的苦闷与无助,让她暗下决心,一定要尽力呵护这些渴望阳光的孩子。

“啊?五烙哥……这是个啥?”

对于Vlog,业界尚未统一定义,有人用拍摄者“露不露脸”来划分Vlog与其他非Vlog类短视频,但更多人认为,相比短视频,Vlog更趋向于记录个人的日常生活。

铁路12306网售出的车票中,网站售出161.6万张,占网售车票的15.2%;手机客户端售出901.6万张,占网售车票的84.8%。候补购票订单兑现12.5万笔,车票15.1万张,昨日已发列车车票候补兑现率达78.9%。

“第一次看到举着手、会走路的康辉!”近日,央视主持人康辉录制的工作Vlog在网上火了。这是康辉作为央视报道团队中的一员,为大家呈现希腊、巴西之行的一些见闻。

湖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谭可可认为,Vlog的目标受众以19至37岁的青年人群为主,这个年龄层次的群体是在社交网络上成长的一代,注意力偏碎片化,短视频很好地迎合了他们的需求。Vlog平实、简明,同时又能最大限度地记录真实场景、传达拍摄者情感、引发观众的情感共鸣与身份认同,因此受到年轻一代的喜爱。

“爷爷,你在录Vlog吗?!”

收获源于付出。如今,成县3043户贫困残疾人脱贫率已达到99.6%,李玲也先后被评为驻村帮扶工作优秀工作队员和脱贫攻坚先进个人。(完)

在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宣慰府,黄友先老人正在用智能手机拍视频,与大家分享沿途美景。罗大富 摄(人民图片)

新闻报道变得“可爱”

方方有自己喜爱的Vlogger和主题,在早高峰的地铁上,她会点开“和我化妆一起出门”的Vlog,周围的嘈杂与拥挤都消融在Vlogger轻涂口红的惬意中,她觉得这会让她烦躁的心平静不少。在吃饭时,她会点开“和我下厨,一日三餐”的Vlog,视频博主是喜欢少油、少盐饮食的健身达人。她们身处不同时空,同时品味菜肴的美好,仿佛交了一个长期饭友。

铁路部门提示,请通过铁路唯一官网www.12306.cn和“铁路12306”APP购买车票,避免非正常渠道购票带来的风险。

今年7月8日,海南警方官微发布全网首个警方抓捕行动Vlog,记录了警方打击电诈犯罪“蓝天二号”行动现场,很快登上热搜,引发网友热议。通过“亲临”抓捕现场,观众不仅体会到了现场的惊心动魄,也对基层民警日常工作环境有了更清晰的认识。

不仅如此,ofo近日上线的天天返钱退押金活动也引起了ofo用户不满,从字面上看,“天天返钱”应该是返现退押金,不过实际上只是将用户押金转至“天天返钱”账户,且无法购买任何商品,用户只能通过购物返现,押金会以双倍返现的形式退还给用户,实测需要购买超过1500元的高价商品才能凑够200多元的返现金额。

在成县残疾人联合会工作的李玲,就是踏着一条条陡峭的山路获得了当地残疾儿童就学的第一手资料。在此基础上,完成了987人次的残疾学生资助,发放助学金额84.23万元,连续5年实现了成县残疾学生助学全覆盖。

的确,如今越来越多的人用Vlog展示自己。以视频替代文字,拒绝精心编排,记录原汁原味的生活片段,这成为Vlog创作者与受众群体的共识。

如今,手机拍摄性能的提升解决了画面抖动、模糊的问题,平台服务升级使得普通人利用各种各样的短视频应用,就能剪辑出质量很高的Vlog作品。对于普通人来说,Vlog创作的春天已经来临。

Vlog的拍摄者乐在其中,观看者也能得到满足。

让李玲印象深刻的还有一次,在贫困户的家中,精神残疾女孩媛媛因狂躁症不停拍打自己的头,家人不得不捆绑住她的双手。“我才意识到,原来我们在街头巷尾看见的残疾人,都是程度比较轻的,真正残疾程度重的残疾人可能一生都被禁锢在家里,与这个世界无缘交流”。

You may also like :